一方面从股市的一片绿油油来看,情况似乎不妙;另一方面2022春节刚过,各大头部品牌又纷纷晒出亮眼成绩单,这一似乎商量好了般的集体肌肉秀,又多少会让人产生白酒板块挺火的错觉。

为什么说是错觉?过去两年疫情肆虐,众多行业受到冲击,而酱酒坐上火箭,酒业新品牌涌现,但坦白讲,这样的表象上的繁荣,更像是业外资本虚构出来的泡泡。

白酒业依旧是一个存量竞争的行业,一堆老名酒,除了茅台等真正过好日子的其实不多,而新名酒阵营,别看网络上众声喧哗,但这十来年真正实现了全国化的,想来想去也只有江小白。

而有接近江小白的相关人士称,相较于2020年,该集团旗下白酒业务板块增长率接近20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%看似抢眼,但这一增长基数是建立在2020年受疫情影响线下销售场景大幅萎缩基础上的,而据说这家企业对未来5年的增长目标则控制在10%。

2022年注定成为中国酒业动荡的开始,老名酒也好新名酒也好,茅台也好江小白也好,再想实现过去的现象级增长已经很难。在不确定性加剧的市场情况下,真正的考验,其实是企业对酒以及酒背后的时代生活方式的理解。

以江小白为例,它的声名似乎不输任何一家传统名酒,但把它和传统名酒企业们摆在一起,又总会显得“出戏”,不管是品牌感觉还是饮用场景,似乎不太像一个队列。

而另一边,近年来业外资本乃至创业者的涌入,凌空凿出了一个新酒饮浪潮,一大堆新品牌讲述给市场乃至资本的故事,常常以下一个江小白自喻,无形中又把这家企业拉到了新酒饮的阵营。

但和这些新晋的酒业品牌相比,江小白同样也是“出戏”的:它的线下很重,渠道很重,从高粱种植到酿造整个产业链条很重,这和新酒饮浪潮里的很多流量品牌,有着很大的经营差异。

由此,你会产生一个非常特殊的感受,这家发展了11年的企业,在整个酒业生态体系里,处于一个非常模糊、很难被定义的生态位

它是十多年来的唯一全国化的新名酒品牌,却更多被外界标签化为一家营销公司。

还有一点更值得玩味,中国白酒的历史看似很长,但是真正开始产业化的历史并不长,今天舞台上的八大名酒也好十大名酒也好,本质上都是新中国成立后才开始真正工业化的。

简言之,白酒这个品类在底层的酿造方法上,并没有天壤之别,正因为酿造方式都差不多。白酒其实类似于咖啡,是一个相对低感知度的行业。

任何低感知度的行业要让消费者建立认知,都需要搞些认知拐杖,咖啡的认知拐杖主要讲产地故事,比如哥伦比亚的咖啡豆印度尼西亚的咖啡豆有什么不同之类,显然高粱没有咖啡豆浪漫,白酒的认知拐杖更多是历史故事,比如李白喝过的曹操喝过的类似这种。

但历史故事的总量是有限的,今天舞台上的那些白酒品牌讲的那些,更像是时代“分配”的故事。

其实就是你怎么站在当下这个时代去理解白酒,今天外界看到的江小白,应该是这家企业对于白酒的理解的第一个阶段的产物,虽然这个阶段有点像孤身走暗巷,因为不同而毁誉参半,但至少终于有人把这个行业的逻辑重新翻了一遍。

就像在一个家庭里面,爷爷有爷爷的生活方式,爸爸有爸爸的生活方式,儿子有儿子的生活方式。

如果几代人的生活方式都是一样,反而显得奇怪,说明时代的发展变化是停滞的。

今天看来,以茅台为代表的生活方式也好,以江小白为代表的生活方式也好,看上去是对酒的两种不同理解,本质是对生活方式的两种理解。茅台在国内已经成为商务社交的巅峰,好比亚马逊丛林里的最高的树。但在商务社交之外,也存在三五好友之间的小聚小饮。

老名酒们也很担心,怎么持续地吸引更多的年轻客群?所以你会看到这几年很多头部白酒企业开始做调酒,做跨界联名,而这些动作在江小出现之前,白酒业很少有人做过。

相反,此前在这块做得眼花缭乱的江小白,这几年反倒显得稳重了很多。结合江小白在内部提出未来5年将公司增长率控制在10%左右的消息,这家企业其实正在悄无声息地对自己的经营思路做出重大调整。

从媒体过去的报道看,江小白十年间拥有了一个从高粱种植到酿造产业链,带动了一个千年酒镇的全面复苏。这其实是很励志的一个经营故事,甚至可以说是十多年来白酒行业最励志的。

为什么?因为很多生意思维的人会选择代工或者买一个现成的酒厂,大家都心照不宣,江小白的这种选择本身其实很说明问题,因为从0到1的做产业链太难了。

足球场上,有一个技术动作叫马太回旋。球员在转身的时候左右脚交替踩球,改变球的运行方向和线路,躲过对方的铲抢。

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,转型到高质量高效率低增长的务实状态,埋头增肌,对中场时分的新名酒品牌们而言,其实也是一次马太回旋。

前段时间,有一个抖音视频,博主喝了一口江小白,然后表演直接吐在地上,尖声高喊太TM难喝了。

某种意义上,江小白的处境特别像那种平凡家庭出来的苦孩子。出身到社会,哪怕你自认为在很努力很真诚地干一件事,但是周围依旧有人不时地欺负你一下,说些挖苦话。

人与人之间的悲欢的确很难同频共振。当然,你如果怀着要和所有人同频共振的想法做事那就错了,因为你的确比别人小,出生起点的确比别人低,没什么可争辩的。

对于今天各行各业,乃至在整个社会里辛苦生活和工作,没有背景以及各种高大上资源的小白们,其实真正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强。

江小白其实算幸运的,它花了十多年的时间至少站稳了,并且改变了一部分偏见和误解。而对于各行各业正在起步想要活出不同的创业者和社会人,他们还需要承受更多外界所无法看到的孤独和苦难,确实只有自强才能在众多的不确定性中获得改变。

砍柴网尊重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稿件皆标注作者和来源;砍柴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:砍柴网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砍柴网的追责;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,有异议可投诉至:

您想第一时间获取互联网领域的资讯和商业分析,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砍柴网或者ikanchai,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,即可添加关注,从此和砍柴网建立直接联系。

倪叔,专注于互联网领域的思考爱好者,运营有:倪叔的思考暗时间公众号(ID:nishu-think),自诩比媒体人懂商业,比商业人写得好

砍柴网(创立于2013年,始终秉承观点独到、全面深入、有料有趣的宗旨,在科技与人文之间寻找商业新价值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